文章內容

范特喜x河岸事務所

分享到 2017-10-08

范特喜微創文化」雖然註冊在台中,但是同事們卻有很大比例來自南台灣,和高雄、屏東有著極深的淵源。

當接到高雄歷史博物館的進駐邀約,我們就被建築物的外觀及周遭的寧靜感吸引。對我們來說它很「高雄」,讓我們很想把這裡當作「回到」南臺灣的開始。

雖然這裡沒有傳統商業所應具備的人潮、集市,但是它有一種都市中難得不沾塵埃、可以靜靜發想的特質。尤其看到愛河就在呎尺之遙,感覺河水像時光的流動一樣,見證這個都市,而這裡原本是高雄市政府所在,現在作為這個城市的歷史博物館,像個沒有停止的時光廊道記錄著高雄的發展。

因此很直覺的就產生了「時間軸」的概念,想說我們如何可以在一方斗室中,有創意的呈現高雄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我們對於高雄的印象就是馬路很寬、房子很高、太陽很大、人很草根。我們都很喜歡走在大馬路上的感覺,這個都市好像沒有盡頭,時而出現的沿街店舖和高樓、大馬路,交織一種過去與未來都市的感覺。

不同於台中的范特喜聚落,這裡取名「范特喜x河岸事務所」,當然和愛河有關。人類的文明都和河、海脫離不了關係,對高雄人的記憶無比重要的愛河流經這裡,暗示我們可以用「時間長河」的概念,把歷史記憶加上設計能力、社區連結當作這裡的主要核心概念。

台中的范特喜像個都市的綠洲、後花園,希望它小巧、安靜。高雄的河岸事務所,像逐漸成長的范特喜,要順流而下,去探索新的世界。

希望大家聽到「河岸事務所」的時候,重新用河的角度來看這個都市。我們沒有特別定義他是賣舖、展覽、設計工作室或是咖啡廳...,事務所就是讓更多人、事、物產生交流可能性的地方,尤其更多高雄的子弟們回鄉可以落腳的第一站。

至於在高雄的發展?就看我們多有創意,留給時間來決定!

討 論 區

※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熱門文章

  • 2016-10-01 關於范特喜 About FantasyStory

    點亮巷弄生活的故事,開啟與社區共生的期待。   范特喜微創文化,悄然從美村路一段117巷一幢屋齡有四、五十年的1號店開始萌芽.... 將閒置老舊建築以綠建築的概念,進行空間改造。 各種懷抱理想的創作者進駐范特喜的聚落,也開啟與巷弄共生的生活連結。 2012年以素人烘焙實驗室為主題拓展到中興街與向上北路一帶,完成「范特喜甜點森林」。 2013年以中興一巷內自來水公司的十二棟老宿舍改造成「綠光計畫」。 2014年於模範街巷弄注入「民藝的概念」,希望能更深入與社區的連結,形塑模範社區。 2014年二月成立綠光原創育成中心,希望透過育成中心的設置,    讓進駐的創業夥伴在經營的過程中發展更成熟的商業模式;不定期邀請各方領域的專家提供個人專業知識分享。   范特喜是聚落,不只是店鋪; 范特喜是平台,不只是房東; 范特喜是生活,不只是販售; 范特喜是產業,不只是商品; 范特喜是國際,不只是在地; 范特喜是有機體,不只是現況         美村路117巷           綠光計畫

    watch
  • 2021-05-31 歡迎光臨綠光線上小市--你的美好生活已上線

    【綠光小市】你的美好生活已上線!什麼是美好生活? 家人安然健康的在身邊, 能每天一起吃飯、說話, 就是美好生活。   而在這樣的美好基礎之上,創造一點品味、一點風格、一點儀式, 更是幸福的小訣竅~  從五月開始,我們把綠光小市搬到你家,以沙發、書房、被窩、餐桌......等居家空間做為主題衍伸選品特企,每雙周一次主題更換,除了讓大家來到此處,仍有走逛市集街區的感覺,也希望能為您與家人添增生活的樂趣!

    watch
  • 2018-03-06 【怪房子俱樂部】〈寂寞男孩的家〉

      一切安好?城市些許的吵雜聲,述說哭泣的歷史,使我流淚,想起愛,勇敢向前,一切安好?居住在黑框 裡的我,觀看著窗邊的流動,看不清楚的像是一口菸,吐出一口煙,來自不遠的聲響,使我陡然看著手邊 的咖啡及城市的喃喃自語,我卻躺臥在昏暗的床鋪上,嘆了一口氣,厭惡留串在我體內的血液,嘗試著不 控制抖動的身軀,彎曲的進行下一個連續的動作,不試圖對身體有所非份遐想,坐在窗邊看起無聊的小說, 我不知道我是誰。     晝夜的迷紅燈,辯清城市裡的方向,也辯清自己的存在,而天空的存是在安慰,初始祈禱離開這空間裡的 氣味,期待光,不在只看見影子,走出停留在氣味的幻覺、炫耀乾淨的身體,同流合污的走上街,我的夢 想駕駛,對未來進行編織著存在的幻想,懷疑著游盪在街上的人民,述說他們自身的歷史,封閉著心房卻 認清這城市的喧囂,飛行的候鳥,囂張呼吸大口的空氣,不再回想空間裡的影子,影子是一種原罪,回憶 著過去,無知覺的坐在街上的座椅,抽著已久未享受的清涼煙,沉默寡言的煙圈,緩緩上升著跟我對話, 詞窮的輕聲細語在空氣中消失。     無秩序的城市,快速帶著罪惡行駛,潔白城市、罪惡的我,不知方向,隨性的自在,一個人的我,數多的 雙眼被注視著,不管未來一切的美好,卻停在十字路口上張開著雙臂確認著方向懷疑著自己是否正確。     為城市贖一切的罪,之後已久未再想起我的名字。   撰寫:雷震宇圖片來源:雷震宇

    watch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