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內容

『竹東文創藝術村』招募進駐夥伴

分享到 2017-03-24

 

 

 

范特喜在竹東火車站旁將招募進駐夥伴,

有興趣加入『竹東文創藝術村』聚落的店家們,別忘了於3/31前提送店家資訊呦!

 

上次錯過我們招商說明會的朋友們,也可以由連結來取得空間詳細資訊!

欲進駐夥伴應提送之資料:
品牌簡述介紹
品牌品項
空間風格
欲進駐空間選擇(編號)(請見PPT)

商品平均單價
空間需求

 

聯絡窗口:

范特喜微創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江小姐
04-23016717 / 0972785790
jyunlin306@gmail.com

 

 

附件連結為進駐簡介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2e1_APmmsPgQ2RQQVVfTklYZE0

 

 

討 論 區

※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熱門文章

  • 2020-03-18 街角記事/ 閱讀《觀光人類學》

    #范特喜竹東駐點夥伴阿玫我並非研究人類學領域,甚至連懂點皮毛都稱不上,偶然讀了《觀光人類學》這本書,對於書中的內容感到印象深刻,作為一位讀者,還是能夠發表一些閱讀筆記與大家分享。我喜歡負責導讀的張育銓(現為國立臺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副教授)在網路上的一篇書評寫下這麼一段話: 「觀光到底有多麼深入生活,各位可以跟我練習一下觀光地圖的畫法,以我目前所處的台東為例。先將海岸線從長濱鄉一直到臺東市小野柳風景特定區以及綠島劃給交通部觀光局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再把縱谷的池上、關山、鹿野、海端、卑南、延平劃給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接著林務局一口氣把將關山、延平、臺東、大武及成功等五個林業事業區,共253個林班及國家森林遊樂區,劃去。然後,一部份劃給國家公園、國防部(有些基地會部分開放)、公立學校等具有觀光性質的地點。社區和部落則有客委會、原民會推動地方文化館與社區小旅行、部落小旅行瓜分。最後,僅剩的南迴在公部門的狹縫間劃給縣政府觀旅處。那麼,台東人住在哪裡呢?整個台東都是觀光區,各種勢力競合下的觀光區,所以,物價與地價都是以觀光區的計價方式,在某個層面上,這是住在後山淨土對日常生活所要付出的代價。」 所以,這書就是要告訴我們,觀光對在地文化是不好的嗎?書中提到的面向多樣且探討觀光影響的本身就很複雜,人類學家的研究思考得很深入,提出每個人都能共同參與的議題,讓讀者能在閱讀中充分思考,這次以本書的第四章「觀光與文化」作為討論。 「當我們從忠於原味的角度批判真實性,認為傳統必須原封不動地一代傳一代,就無法說明傳統在人類社群真正的作用。他們認為,傳統一定是從當下來定義,而且會被重新詮釋來滿足人類意識形態的需求。傳統的創造、挪用與重建並非現代性的結果,而或許更接近打造人類文化所必需的條件。」 觀光能不能背負傳統文化消失的罪名?得想想這些文化是怎麼流傳下來的。傳統本身由更久遠的過去變動而來,有一種說法是:所有變動都是一種傳統存活的必要條件。只是,強行改變和適應仍然有所差別,適應的過程中需要更多依據,許多文化的消失在於沒有做出適當的改變以適應當前的狀況。書中還有提到許多關於傳統真實性的觀點,作者對於「過去在任何時候都比現在還要真實」感到質疑,認為真實來自於人們可以主導他們的事物,在相關事務上,能扮演多積極的角色,當地居民能夠決定什麼樣的歷史建築需要拆除,比起政府強制保留閒置空間還來得有意義。「抗拒改變以及願意採納新習俗與新作法,同樣都是深思熟慮的行動。」 另外,觀光有助於讓人們去接觸其他族群,特定族群透過觀光去堅持他們獨有的認同,並且將自己和其他族群切割出來,有時候甚至會發生原本不存在的東西「真實化」。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一篇研究《文化自我意識與傳統的再創造: 以布農人為例》,作者楊淑媛,她提到霧鹿居民告訴她,布農人原本並沒有舞蹈,也沒有指涉舞蹈的詞彙,但是原住民被認為是能歌善舞的,因此他們不得不發明出一套舞蹈,甚至必須接受漢人舞台總監的指示,加入新的舞步。書上的例子是觀光帶動產業發展,把物品的起源真實化。以泰國為例,當地的紙傘和扇子已經成為受歡迎的紀念品,大部分的雨傘來自清邁附近的博山(Borsan),博山的手繪傘被編成講給遊客聽的故事。傳說中有個來自博山的村落少女,在傘上畫了一些漂亮的植物,送給在路邊沒有傘的和尚。事實上,博山的紙傘工廠始於一九五〇年代一位中國商人。或許這樣的發展的確能為當地帶來觀光收益,甚至提升商品價值,但是恐怕也很難讓每個人都同意。 如果改變是必須的,我們應該以更積極的態度去面對。關於傳統的重新詮釋,作者舉出一個很棒的例子,他說:「少數人會說爵士樂並不是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傳統,但是從爵士樂出現以來,爵士樂的表現靠的就是創新與即興創作。許多人看待傳統與器物的方式,就跟我們接受爵士樂是不斷變動的傳統一樣。」儘管不是所有人都喜愛爵士樂的轉變,但是這樣的轉變的確為我們帶來更豐富的音樂享受。想對觀光的影響歸納好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需要更多的文字去細細說明。我們可以說這樣的轉變讓我們得到更多不同的結果。對於得到更多不同的結果這件事我感到非常著迷,每件事都不是只能從結果論來評斷、或是網路上的一則留言去分析。觀光產業的盛行,在於面對迎來的問題,居民有多少的自主性?而身為觀光客去思考觀光本身的同時,也會變得不同。

    watch
  • 2020-03-30 街角記事/ 鴻星布行

    #范特喜竹東駐點夥伴阿玫 走進店裡,不免會被眼前一排吊掛擺飾的花布吸引,鵝黃色的軌道燈打在每片花布上,牡丹花以及旁邊不知名小花簇擁,視線往下,是經典花布圖騰的吧台,站在吧檯後的,是老闆娘美美姐。這是我對店裡的第一印象,往後的半年,幾乎每天都在這辦公。 位於竹東文創藝術村的鴻星布行東林店,本店在鎮上是知名的老字號布行。美美姐思考著對於當地及自身具代表性的意義,結合傳統花布與各式材質的使用,利用拼貼縫剪的方式,製作如花布時鐘、燈罩、花布盤等等商品,目的是讓花布更顯現出來在日常生活當中,藉此保留花布文化。  在店裡,經常能夠聽到她和客人分享自己收藏的特殊款式,或者依照客人的需求熟稔地說出適合用的花色、布料。花布在美美姐眼裡,有很多表現形式,不只是我們印象中客家花布的使用,甚至是與泰雅族圖騰和皮革的結合。我們能夠近距離欣賞她手工製作的作品,之所以不被大量複製生產的機器取代,在於她客製化細微的縫紉剪裁,精細且耐用穩固。 花布的色彩強烈、花的線條、顏色漸層富有變化,不同花種層疊交錯的排列,使畫布的呈現可以浪漫,可以古典。在機器製造業發達的年代,我們較少走一間布店,但是在這樣的小鎮,偶爾來訪幾位知音,便成為手工製造與臺灣花布文化的巨大意義。 認識美美姐的過程,促使我更留心於臺灣花布這塊文化,對於她的職人精神,借用東華大學潘小雪教授寫過的一段話來形容是再適合不過的。 「台灣傳統花布從早期的低俗、廉價、生活用品,提升到美感享受,乃至於一個國家的文化想像、當代藝術的表現,需要靠許多有心人的實踐與創造。這讓我聯想起英國威廉.莫里斯( William Morris)的設計運動,啟發著每個人可能都是一個潛伏的自由個體,即使及個人的品味或美學癖好也可以造就一種設計。這種精神提供超越製造產業經濟決定論的設計模式,帶來了重振理想主義生活的動力。」 

    watch
TOP